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评论支付宝变局的背后

发布时间:2020-02-10 19:27:39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即便在今天这个时代,大众媒体和名人的传播力依然是惊人的。胡舒立一篇《马云为什么错了》,在我的观察中,是现下讨论得如火如荼的支付宝事件的引爆点(tipping point),而马云亦不敢怠慢,远在美国,依然和胡舒立做了长达两个小时的短信来往以做沟通,并在回国后第一时间里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希望能够向公众澄清他眼中的那个“误解”。虽然阿里上周发出公告说三方谈判已有实质性进展,但从舆论视角上看,马云及阿里系并没有获得太大的谅解。

事件的表面:忠义不能两全

支付宝事件,将马云逼入了一个“忠义不能两全”的境地。说“忠”,就是是否忠于国家的相关法律政策,说“义”,就是你有没有市场经济社会大家都默认遵从的契约精神:讲信用并非法律,而是一种市场的道义。

从目前披露出的新闻来看,央行有关支付牌照的政策里(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下,部门规章就是最低位阶的法律,所以可以称之为法律),外资企业将无法获取牌照。且就马云的表述,支付宝应央行要求做了一个排除协议控制(VIE)的承诺,才获得了牌照。而马云坚持说,雅虎软银一直不愿意就支付宝的问题和他进行彻底的沟通。故而,万般无奈之下,才单方面决定了支付宝独立。

我们先假设一点,他没有说谎。在相关政策不允许外资以及协议控制不能绕过这个政策。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你是马云,你会怎么做?

让马云挺起腰杆来,遵从道义精神,就是和雅虎软银反复磨叽,磨叽没有结果便遵守中国法律,让支付宝生生地就拿不到牌照,这是一种建议。如果马云行使了这种建议,忠义便两全了——既遵守法律,也保持道义,但这对马云这位商人要求太高了。虽然我们可以说,这个世界,没了支付宝地球就不转了?人们就不买东西了?但到底支付宝对阿里系——特别是淘宝及淘宝商城——至关重要。让马云去兼顾忠义,结果把自己的事业搞没了,这事你会做么?

老实讲,我一丝一毫都看不出,在中国这个社会,如此“迂腐”的行为会有可能存在。对于不是圣人的常人而言,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忠义必不能两全。

核心:VIE是不是真的不可接受?

前文对这一点是“假设马云没有说谎”的,但事实上,我个人的判断,这个假设或许在成立与不成立之间。

在商业社会中,经常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人都知道,有很多东西就是“在与不在之间”的。这个事最有可能的情况是:的确有官员以某种并非完全正式的方式(比如电话或当面口头)表露过不可VIE的意思。即便是有某种看似正式的东西(比如一纸传真,并非红头文件)存在,到了今天这个份上,我看马云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个中缘由,相信读者都明白。

马云的“去雅虎化”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以,当有官员或暗示或明示VIE不可接受之时,这个消息对马云而言不是利空而是利好。而他实在过于炙热的“去雅虎化”之心让他非常急切地做出了这个决定。待到市场一片质疑之声,我们的官员,理所当然地不会正面表态什么了。因为如果要禁止VIE模式,对整个中国的数字新经济,委实冲击太大了。

这是一个用各种牌照来进行市场管理的国度,而一应牌照发放,一般都有个前提:不能是外资企业。于是就产生了所谓“新浪模式”的VIE制度创新。有论者认为,既然新浪可以这么走,为什么你支付宝就不行?

但其实这里面是有一些微妙的区别的。对于网络媒体而言,到今天为止,还有一张非常重要的牌照是拿不到的,那就是采访证。理论上,采访证只会授予由传统媒体开办的网站,类似新浪搜狐网易这类所谓商业门户,基本无望。今天实际运作中,稍许有些松动,比如在娱乐和体育领域,商业门户默认被允许,但在时政新闻、社会新闻等领域中,至今没有看到有什么放开的迹象。

从这点出发,其实对于一些核心的领域,VIE也不会帮助企业进入。翻一些部门规章(这在中国也是法律)就知道了,不可进入的领域通常会有这样的条文:申请企业需要“有符合某某主管部门认定的主办单位及其主管机关”,这话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体制内单位”。而一些非核心的领域,本来政府就没太当回真,做了也就做了。

支付宝所在的领域是“支付”领域,和金融有关。包括王冉在内的一些论者认为,这没什么要紧的,不会涉及金融安全问题。这个说法只能说是“静态的描述”,也就是说,现下看来是没什么要紧的,但以后呢?

从过去的互联网短短几十年的历史来看,经常会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结果。没有一个官员今天敢拍胸脯保证说第三方支付领域不涉及国家金融安全,最多只能说“可能”不涉及、“现下”不涉及。既然没有一个官员敢对未来保证,那么做一些“矫枉过正”的安排,符合这个政府一贯的行事风格。故而,我认为,那个所谓VIE不接受,至少存在一个暗示。

结局:代价与收成

在中国数字巨头中,大概没有比马云更高调的创始人了。马云的高调,是在某种哲学理念上,人生感悟上。看来,中国文化中“立功、立言、立德”对他影响是颇深的。马云不仅要打造阿里系这个商业巨头来立功,还要留下《马云内部讲话》来立言,更要用以诚信为名让卫哲下台来立德。

但马云的哲学还是商业伪哲学,做不到真正的哲学那个份上。马云的矛盾也就在这里。一方面,我一点也不想否定马云想做宗师的企图心——这没什么不好,但另外一方面,在今天这个市场环境下,要做宗师就得拿出“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劲头来。

更进一步的是,这个市场,并不是出宗师的市场,时代背景就是这样的。柳传志说中国做企业,好比是在“38度的条件下孵鸡蛋”,可见条件之恶劣。在这样的背景下,立功或可,立言勉强,立德,早了点吧。

在我看来,马云的问题是,长久以来调子唱得太高,高到可以就卫哲下台事件扯到“诚信”文化上去。诚信二字,属于道义的范畴,而不是法律的范畴。马云在这次“忠义不两全”的情境中,艰难地决定了选择“忠”而不是“义”,故而诚信两个字,要大打折扣。本来马云如果一贯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就一商人,而不是什么诚信化身,这事也就多了好几分回旋之地:我一小小商人,这样的局面,还让我怎么着?

有一点我以为很明确,VIE框架不会被废弃,这是整个数字经济的大背景和大现实。有司不会不管不顾到这个地步。从这件事后续的发展来看,央行不承认有这样的条款,可以略窥一二。但要指望官方出来公开认可VIE,也属奢望。

马云这次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这件事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在外国投资人的眼里,中国人不讲信用,他们可以利用内部实际控制人的身份,生生地就把自己给踢出局去,以后和他们成为合作伙伴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这个隐患是存在的,但有多大?我看也没大到天边去。还是那句话,外国商人也是商人,有钱赚,自然就飞奔而来。倒是这些外国商人,和阿里系再打交道,会多一个心眼,这却是真的。

更大的代价在于马云的立德已经失败了,立言也要大打折扣。这是对于一直想做宗师的马云最大的挫败。一贯倡导的诚信文化出了些问题,感恩理念也有了瑕疵,因为到底软银过去曾经是“阿里的恩人”。而且,有些微妙的事实,他还不能说,说了环境会更恶劣,会造成“立功”都不保——阿里系三驾马车还要不要玩?

而至于这件事本身,倒相对容易处理。马云和软银、雅虎之间,木已成舟,生米已煮成熟饭,交情是不可能再会有了,剩下的就是个“钱”字。雅虎软银也许想过在境外起诉马云,但很明显的,起诉也是奔着赔偿去的,而不是要求在支付宝里获得控制权。因为他们很清楚,获得控制权等于获得一个没有牌照的支付工具,这个控制权毫无意义。既然是奔着赔偿去,那就可以不要打官司,咱们私下里和解,赔你点钱就完了。大家都是商人,商人嘛,就那么回事。

另外的结果可能就是关于阿里系上市的问题,这里包括阿里集团整体上市,淘宝分拆后的上市。淘宝一分为三后,可以将淘宝商城、etao两个公司送上公开市场(淘宝由于自身假货问题,比较敏感)。事实上,淘宝三部分本来在去岁背后就已经有了独立的公司,这个当口高调地宣布分拆,它的资本意义大于对员工持股变现的意义。阿里系公司上市步骤,马云为了补偿软银和雅虎,可能会加快许多。

不过,马云还是留有后招的。三家公司,三个总裁,三个董事长,背后一个平台,深得双头制领导之妙。而这种人事安排,基本上可以看出马云实实在在的控制力。

阿里系三方博弈基本告一段落,马云对阿里系的内部控制力经此一役得以强化,这大概是支付宝事件马云最大的收获吧。

广州工作签证中介

广州筹划税务企业

广州代理记账会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