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通缉门记者仇子明参与四人会议是采访还是密谋

发布时间:2021-01-07 15:05:10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凯恩股份:举报材料并无仇子明,但仇子明和他的行为令人生疑

2010年5月15日,凯恩集团董事长王白浪签发了凯恩集团本年度第13号文件。该文件称,去年以来,大量攻击凯恩集团公司的网帖出现在网络上,对公司估值形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导致一年多来,凯恩股价长期处于低于市场估值的水平。造成对凯恩集团商业信誉、商业声誉的贬值。当天,第13号文件被凯恩集团律师樊树坪送到遂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一并被送去的,还有网贴的打印版本。

报案材料说,标题为《揭黑:中国国企第一贪———用89万侵吞6亿国有资产》、《揭黑:如何空手套白狼侵吞上市公司巨额资产》大量出现在中华网、凤凰网、新浪网、金融界股吧、人民网、丽水信息港等多个网络载体上,且转帖率极高,影响力巨大,导致凯恩集团公司蒙受重大商业信誉损害。凯恩集团依据发帖者叙事口吻和网络跟帖中频繁出现的lsscway和lssc623两个网名判断,这些帖子应系同一“幕后黑手”所为。经过研究,樊树坪向警方提出以“损害企业商业信誉罪”立案调查。

5月20日,遂昌县公安局决定对凯恩“毁誉门”立案侦查。根据凯恩集团提供的现有证据和线索,王白浪曾经的合作伙伴、紫晶置业法人代表周京长成为调查的重点。值得注意的是,彼时,《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的名字并未出现在报案材料中。就在遂昌警方立案后进入调查阶段,6月初,仇子明在《经济观察报》上发表第一篇报道《凯恩股份:偷天换日谜团》。随后,遂昌警方调查发现,仇子明连续发表过针对凯恩股份的公开报道,遂认定其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

焦点争议:仇子明参与“四人会议”是正常采访还是密谋?

“要不是有人作证,仇子明不会被扯进这个事件,”一直坚称仇子明报道失实的王白浪说。而这个关键证人,正是周英长。周英长,41岁,遂昌本地人。2008年曾在王白浪在杭州成立的杭州凯恩旅游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属中层级别。2009年,因为凯恩旅业公司经营业绩不佳,周英长被王白浪解聘。一位消息人士称,周英长在仇子明的第二篇报道《凯恩股份:被隐瞒的关联交易》刊载前的6月15日,曾被周京长邀请到杭州紫晶置业所在地“开会”,除了“二周”外,当时在场的还有紫晶置业高管周文高。

“当时讨论的是如何搞垮凯恩,并问周英长的意见,”王白浪说,紫金置业周京长和周文高等人没有想到,这个会议的核心很快被周英长通过安全的联系方式向他做了汇报。在周英长对王白浪的这次汇报中,第一次出现了仇子明的信息。但周英长见到他的时候,仇子明是以其他媒体的身份出现的,并自称姓吴。“此人手持大量关于凯恩集团公司和凯恩股份资料,向周京长等人炫耀,并称将如何调查将王白浪‘搞掉’”。周英长回忆称,在这次4人会议上,他看到了已经装订打孔的数份关于凯恩和王白浪本人涉嫌侵吞国有资产等一系列“犯罪证据”。随后,王白浪向遂昌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举报,仇子明的名字也第一次出现在了公安民警的案头上。凯恩集团认为,仇子明的报道,与周京长不无关系。

对于“关键证人”周英长指证仇子明参与“四人会议”一说,经济观察报社华东区采编负责人刘兆琼认为并不出奇,她说,作为记者与举报人或与其采访相关的人员接触,是正常的工作需要,但她强调在此之前,仇子明及经济观察报社与周京长本人并不认识,在通缉事件发生后,报社曾多次对仇子明采访过程进行问询和调查,没有任何证据证实仇子明与周京长之间存在不正当的交易。刘兆琼认为,如果要证实仇子明参与“四人小组会议”的动机不纯或者曾收受好处,王白浪及证人的指证需要拿出证据予以佐证。

律师说法:真正的幕后推手不是翁安余,更不可能是记者仇子明

7月27日上午,正在公司上班的杭州紫晶置业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翁安余,被杭州警方带走。当晚,翁安余被移送遂昌。此前有消息称,翁安余正是仇子明数篇针对凯恩集团调查报道的线人。翁安余的委托代理律师吴定坚向记者回忆称,“当时办案人员在出示了网上的追逃通辑令复印件后,要求带走翁安余,理由是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

但翁安余仅仅只是因为上网转帖而被公安刑拘的吗?对此,吴定坚犹豫了一下,表示:“这个案子非常复杂,绝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如果只是转帖被通辑,那真是叫飞来横祸”。后来吴承认,“抓翁,是别人精心筛选过的目标。是定点清理”。

8月2日,相关人士证实,凯恩集团5月15日报案、5月20日遂昌公安局经侦科正式立案后两个多月内,警方通过调查,发现网上发布的大量涉及凯恩集团内容的IP地址,均来自翁安余。“翁只可能是枪手,相信真正的幕后推手不是翁安余,更不可能是记者仇子明”,一位知情者称。

媒体调查:事件背后实则是两个家族企业的数年恩怨纷争

“记者被通缉”事件背后,实则是两个家族企业的数年恩怨纷争。周京长与王白浪,两个曾经的合作伙伴,后因各种商业纠纷,陷入种种微妙的斗争关系中,不论是“通缉门”抑或“关键证人罗生门”,乃至“枪手”翁安余的遭遇,均是双方斗法的结果。

对于王白浪的弟弟王静波,周京长用了“敲诈”二字形容他们的关系。8月3日,周京长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现在凯恩集团将所有矛头指向他和他的紫晶置业,其真实目的是要转移公众对“公权力”被滥用的视线。“我和王静波及王白浪之间是个人恩怨,与凯恩集团和遂昌县政府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必要去诋毁凯恩集团和遂昌县政府。”周京长说,自己的履历并不能证明他与当地政府作对。

在王白浪看来,网上一系列针对凯恩集团和他个人的举报帖子,都有个“幕后黑手”。他说,周京长对遂昌县政府怀恨在心,整垮了当地唯一的上市公司,无疑是给主政一方的当地官员的一记重拳。在凯恩集团向警方提供的报案材料中,王白浪意指周京长就是这只黑手,而对随后警方在网上追逃仇子明事件,则属意料之外。

余波未了:背后真相是什么?谁操纵了公权力试图干扰报复舆论?

8月2日,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带队进驻遂昌,外界普遍认为,此举显示当地警方誓要将毁誉门案件侦办到底的决心。但在警方最终的结论没有出炉前,各方的博弈仍会持续。法学专家刘云雷在评述事件时这样分析各方目前角力状况:遂昌公安对记者立案证据不足,纠错势在必行,只是现在主动纠错可以有效缓解当地遭受的舆论压力。但案件如果侦破,则不仅可以挖出毁誉门事件中潜伏在各处的暗涌,面子挣回来是迟早的问题。

而在警方内部,也在追查“网上追逃”的泄密者。遂昌县公安局对仇子明发出的所谓“通缉令”只是公安机关刑拘强制措施的一个手段,这种措施一般指在公安内部网络上全国联网查核,与有“级别”的通缉令有本质的区别。而这种方式只有公安内部人士才有可能接触到。

背后真相是什么?谁操纵了公权力试图干扰报复舆论?仍有诸多疑团尚待揭开。但综观“记者被通缉”事件本身,如果不是公安内部追逃的信息被披露,如果被追逃的人不是记者,这样的报案(侦查)就会按程序启动,记者的偶然身份,让这个事情有个戏剧性变化,信息的泄露,更像擦枪走火,几个因素撞在一起整个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南京皮肤病医院_南京白癜风治不好的原因 白癜风发病的原因

做无痛人流在上海多少钱

河北治疗白癜风医院 食疗对抗白癜风的注意事项有什么?

南京哪家看皮肤病看的好

上海妇科医院:右侧附件囊肿怎么调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