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时尚品牌吃官司倒霉还是自受

发布时间:2021-05-16 01:13:44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逃税、苛扣劳工、种族歧视,这些“不和谐”的声音最近相继在时尚圈中出现。以设计师个体为形态的时装屋早已成为了融合多方利益的时尚品牌,其在聚集关注度的同时,缺点也会被无限放大。对于这些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来说,学会洁身自好比学会“避免重复踏进同一条河流”更为重要。

逃税、苛扣劳工、种族歧视,这些“不和谐”的声音最近相继在时尚圈中出现。以设计师个体为形态的时装屋早已成为了融合多方利益的时尚品牌,其在聚集关注度的同时,缺点也会被无限放大。即便风光无限,也难以独善其身。

就像是为了嘲笑意大利时装商会和意大利政府一般,意大利时装品牌Dolce&Gabbana在其最新发布的2013秋冬广告大片中,不仅请来了如Monica Bellucci、Kate King和Bianca Balti等一众明星名模助阵,同时还让名模在片中相继作出或傲娇或讥讽或不可置信的表情,仿佛是在对自己近期所遭遇的不公正对待抗议。事实上,就在数日前,这一对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师组合,正在面临来自法律的诉讼,在关于这一品牌涉嫌逃税的第八次听证会上,米兰法院判处了两人20个月的监禁,设计师律师表示将上诉至最高法院,预计6个月后判决。

也许是早已经感到了一丝危机的苗头,早在数个月前,设计师就宣布将退出今年米兰男装周的官方日程表,将其最新的2014春夏系列移师到伦敦男装周中发布,为了配合其在伦敦新邦德街55号的男装新旗舰店开幕。这引起了意大利时装商会和意大利设计师Giorgio Armani的不满,“这就像是一次不负责任的叛逃”,Armani这样评论道。

有的时候,霉运真的能够传染,Dolce&Gabbana的内衣系列代言人,这个星球上最著名的球星之一梅西,也几乎在同一时间点深陷逃税官司中。但最新的消息是,梅西的律师团队早已经放弃起诉早早地缴纳了1000万欧元来免除梅西的牢狱之灾。

如果说每个人都需要学会“避免重复踏进同一条河流”,那么Dolce&Gabbana从梅西身上需要学会的就是雇用一个靠谱的律师团队。关于他们逃税的起诉旷日持久,从今年1月30日的第一次听证会开始,已经持续了半年之久,不但其公司市值一路下跌,也令许多来自大集团的投资望而却步。就连在其最新的2014春夏系列的发布会上,也有一名男子裸体奔入秀场中进行抗议,这是品牌还在米兰做发布时无法想象的光景。

时尚业的蓬勃发展使时尚品牌在聚集关注度的同时,其缺点也会被无限放大。除了逃税之外,“血汗工厂(sweatshop)”则是对时尚品牌另一个有力的控诉,从快时尚的零售巨头到高级的时装屋,很多品牌都曾面临对加工业不合法雇佣的指控。如果在GOOGLE上搜索“印度服装厂大火”这一词条,会出现“约1800000条结果”,留心关注,几乎每一年都会有数次相关的新闻报道。不仅是印度,据名为ILRF的机构统计,2005年以来,孟加拉国服装产业已经造成800多名制衣工人死亡。2008年,一部讲述3名非法移民工人控诉Forever21雇佣“血汗工厂”的纪录片《洛杉矶制造》获得了第29届艾美奖的最佳长篇跟踪报道奖,也将这一现状推入大众视野。

一方面,对于实习生和助理来说,得到在名牌时装屋中的实习机会对他们本来就是“无限荣光”,在实习期间从事繁重的工作而无法得到酬劳的现状,似乎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另一方面,对于服装加工厂的工人来说,只凭借着品牌的那些如雷贯耳的字母显然无法成为他们的“精神酬劳”。就在2012秋冬纽约时装周刚结束的时候,设计师Alexander Wang被他的前雇员Wenyu Lu告上了法庭,指控Alexander Wang违反纽约劳工法,未向工人支付加班加时工资,也未保证工人的最低工资额。Wenyu Lu提起的控诉还包括Alexander Wang品牌迫使他在没有通风、没有窗户面积仅为200平方英尺的房间工作长达16小时,其他15位员工也提起了相似控诉。每个原告都要求公司支付5000万美金赔偿金,Wenyu Lu表示自己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长期工作,引发了视力下降和肾结石等健康问题。

Alexander Wang也许并未从这一事件中吸取到教训,但是John Galliano早已经开始吞食自己的苦果。在因种族歧视事件,被著名时装品牌Dior辞退之后,John Galliano 原定于在纽约帕森设计学院执教的一个为期三天的大师讲习课程 (masterclass)“SHOW ME EMOTION”突然取消。Parsons 帕森设计学院总裁David E. Van Zandt、 行政院长Tim Marshall、 教务长Joel Towers在三人联合署名发给学生的邮件中公布了此事。

据称有学生匿名在全球最大的网络请愿平台Change.org发布请愿书要求Parsons The New School for Design 帕森设计学院撤除John Galliano的课程。最终,有超过2000名犹太裔学生在网站上抵制John Galliano,这也彻底堵死了后者以教书的方式重新回到时尚行业中的轨迹。这显然是一个死局。

时尚行业的律师生意吃香

《纽约时报》早就指出了现如今专业法律人士在时尚行业中的重要性。早在数年前,纽约市的Fordham Law School就首次推出了针对时尚界的法律课程,自那之后,这样的课程成了时尚界人士的必修课,无论是纽约大学还是洛杉矶的Loyola Law School都计划推出相应的针对性课程满足时尚人士的法律需求。

时尚法律时下已经成为一个热门的职业选择,目前尚未有人记录在时尚界工作的法律人士数量,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数量也是不容小觑的。目前,Gibson Dunn是少数几家专门针对时尚界的律所,而许多品牌也没有内部的法律咨询部门,一般都是和专业律所进行合作,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各大品牌都将建立相应的法律部门,应对经营中可能涌现的各个法律问题。

Kolsun聘请了有兴趣在时尚界工作的法学院学生在Stuart Weitzman这样的大型商场实习,而这样的实习机会让很多法学院学生最终得到了在时尚品牌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多的法学院学生也开始考虑在时尚界工作的可能性,毕竟时尚界的法律争端比起一般的法律问题还是有趣很多。

事件回放

Dolce&Gabbana逃税

该案件的起因是2004年,Dolce&Gabbana将品牌标志和副线D&G品牌出售给卢森堡控股公司Gado Srl,意大利有关部门认定此举是为了逃避在意大利支付高额税款,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两位设计师的强烈否认。

对于此指控,设计师此前一直表现得相当无辜,不断地通过媒体和自己的推特予以否认。但是逃避和否认并不能改变法庭的判决结果。最近,在关于此指控的第八次听证会上,某个位于米兰的法庭判处设计师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 20个月的监狱服刑,检控官称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他们用极复杂的方式共逃税款近10亿美元。

但是根据意大利的法律规定,这种判决直到最后敲定后才会生效。代表他们的律师声称,这项逃税指控是“悖论中的悖论”,因为他们被指控逃税的数额甚至已经超过了品牌的盈利。

Alexander Wang苛扣劳工

Alexander Wang的前雇员Wenyu Lu向法庭指控品牌没有支付足够的酬劳,他表示自己被强迫连续工作25小时,中间没有任何休息时间,公司甚至警告如果不遵守公司规定就会被解雇。Wenyu Lu说:“为了做出Alexander Wang心中完美的皮裤,光是一条裤子就得花上4小时,平均工作每天最少12小时……”连同Wenyu Lu在内的15名员工对Alexander Wang以及他的哥哥Dennis要求赔偿每人5000万美金。

Alexander Wang发言人这样说道:“关于血汗工厂的控诉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该名雇员是因为严重的欺负其他员工行为才被公司开除,我们一向都贯彻安全工作环境标准, 决不可能存在血汗工厂这样的事情。”并且表示会以法律手段回应前雇员提起的控诉。

“我们公司非常认真地遵循劳工法,无论是工资还是工作时间安排上,都明确符合法律规定,也为员工创造了安全的劳动环境。”目前这个案件已经移交到New York Federal Court, 而且初步审判结果也已经宣布,认定Alexander Wang违反了劳工法标准,需要向员工支付加班费补偿和保证最低工资。

John Galliano种族歧视

自2011年因种族歧视事件被Dior解除首席设计师职位后, 52岁的John Galliano第一次接受媒体访问,与《名利场》特约编辑Ingrid Sischy进行了一系列广泛的对话。他谈到颠覆他设计师生涯的反犹事件,倾诉童年时期遭受的殴打和嘲弄,回顾他的时装教育历程和品位的培养,以及成为成功的“奴隶”之后,如何一步步被带上瘾君子的路。Sischy如此描绘Galliano的未来:“他开始尝试重回时尚界。我预测他已经做好迎接第二次职业生涯的准备。”

在采访中,John Galliano说过去几年来一直在学着如何摆脱有害的情绪,直面生活中出错的环节,采取措施去弥补——比如阅读有关(犹太)大屠杀及犹太历史的书籍,与犹太领袖会面,同时向更广泛的时尚社区比如零售商伸出橄榄枝,在赎罪的过程中开辟重返工作的路。

他用言语与行动为过去两年的反思和努力佐证,他说:“这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但我确实感激那件事情的发生,它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我重新发现那个小男孩体内对于创作的饥渴,我一度以为自己失去了这种饥渴。我发现还活着。”

南昌眼科医院

武汉肝炎医院

北京刘家窑中医院

福州不孕不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