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请站出来与我决斗

发布时间:2020-07-13 16:51:19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蒋梦麟先生在《西潮》里面写道你们这班懦夫!他很气愤地喊道,袖子高高地卷到肘子以上,两只拳头不断地在空中摇晃。有胆的就请站出来与我决斗。如果你们哪一个敢碰一碰教员,我就揍他!要不是蒋明确写了,实不敢相信这是温文尔雅的蔡元培先生干出来的事情。

看,蔡先生就是蔡先生,要打架都请站出来与我决斗,多文明啊!这是1922年的事情,蔡元培先生已经54岁了,干吗要跟学生拼老命呢?竟然是为了收讲义费。上学收书本费或者教材费,这天经地义的事情,蔡先生至于如此愤怒吗?把老实人逼到这份儿上,说起来是北大的学生也太过分了。原来,五四运动之后,挟爱国胜利之余威,北大的学生组织力量十分强大,因此学生的许多事情学校不能干涉。这本来是学生自治的一大成就,使北大思想越发活跃。然而,物极必反,既然无人管束,学生中有毛猴子倾向的家伙也逐渐翘起了尾巴。于是,人们形容当时的北大:你爱上课,可以;你不爱上课,也可以;你上你爱上的课而不上你不爱上的课,更是天经地义的可以!总之,一切随意。蔡先生自由办校,不在乎,反正先生都是好的,你来听几节课,就有收获。

然而到了后来学生们越发放肆起来,宿舍是自行分配,甚至可以住家里亲眷,学校也不能过问,这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再后来,学生代替学校决定聘任或者解聘教员。如果某位教员主张考试严格,学生马上罢课教训之。这学校恐怕搁谁都有点儿要办不下去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讲义费风波。

所谓讲义费风波,指的是1922年10月北大学生拒绝缴纳讲义费引发的风波。按说,学校这费用收得毫无问题。印讲义的钱不是自来的,收学生的也只是工本费,而且你有本领可以不要吗?比如汪曾祺那样老师说不考试也可以的。但是大多数学生认为,应该是既不交钱,还要给讲义。

这就不像话了,蔡先生自然不同意。而学生就此闹起事来,对代总务长沈士远进行围攻,学校里到处贴满谩骂沈士远的条子,更有人高呼:打倒沈士远!沈士远吓跑了,学生们接着去校长室,蔡元培苦口婆心讲了一天,总算让学生们暂时回去了。第二天来校长室一看外面,好么,来了好几百号人,领头的是山东好汉冯省三,大喊:我们打进(校长室)去,把他们围起来,把这事解决了!到会计科把讲义券烧了!群情激奋,喊声如雷,危机一触即发。

别以为北大学生是文的,其实北大学生动起手来比谁都不弱,当年建有北大学生军,总教官白雄远,孙中山到北京的时候,就是北大学生军担任警卫。人称戎装整齐,军旗招展,帽徽上镶北大二字,阵营煞是威风。中山先生曾对汪精卫说:想不到蔡元培人在海外,却留下了一支威武之师啊!

问题是现在学生可不是打军阀或者打帝国主义,而是打校长来了啊!这个威力也很可怕。

蔡先生终于被激怒了。为了从北洋军阀政府那里争取办学经费,北大的教授们已经奔波得筋疲力尽了。于是,蔡先生干脆走出了校长室,对学生们喊出了决斗。学生们对蔡校长还是又敬又怕的,看到光着肘子冲出来的蔡先生大吃一惊,纷纷作鸟兽散。

蔡元培对这场风潮深感恼火和痛心,他当天就写下辞呈离开北大,总务长蒋梦麟、庶务部主任沈士远、图书馆主任李大钊、出版部主任李辛白、数学系主任冯祖荀分别刊登启事,宣布随同蔡校长辞职,即日离校;北大全体职员也发布《暂时停止职务宣言》,《北京大学日刊》也于当日宣告自明日起停止出版,大家都与蔡校长共进退。

你们罢课?我们还罢工呢!最终,通过胡适做工作。学生们认错了,派了代表去请蔡先生。蔡先生消了气,终于回校继续任事。只有冯省三被开除。他想回来当旁听生,找胡适,胡适说我劝你好汉做到底。

须知北大属于国子监,看看大明对国子监的学生是怎么要求的?敢有抗拒不服,撒泼皮,违反学规的,若祭酒(教授)来奏著,恁呵都不饶!全家发向烟瘴地面去今后学规严紧,若有无籍之徒,敢有司前贴没头帖子(用马甲发帖),诽谤师长的,许诸人出首,或绑缚将来,赏大银两个将那犯人凌迟了,枭令在监前,全家抄没,发往烟瘴地面。钦此!

钦此?没错,这就是明太祖亲自下的谕旨,这种半文半白、杀气腾腾的玩意儿也只有朱重八写得出来了。

偶尔读到另外一则小文,说的是蔡先生去世时的情景。无一间屋,无一寸土,医院一千余元,蔡夫人至今尚无法给付,只在那里打算典衣质物以处丧事。蔡先生死时没有钱大体是真的,他一生的房子都是租的,以至于学生和同仁们在他70岁寿辰的时候发起为蔡先生建屋祝寿的举动。房子选在青岛,那地方蔡先生一定会很喜欢。可惜的是不久抗战爆发。房子自然没有建成,蔡先生最终还是没有住上自己的房。

为官数十年。办校数十年,一个教授的月薪也有几百大洋钱,修宿舍、修礼堂,每年过手怎么不得千八百万的,随便手指头缝里漏一点,还不够你死七八回?你怎么就那么傻呢,我的蔡先生?

武威工作服定做

南阳订制工服

温州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