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魏忠贤死不死和大明不灭有什么关系

发布时间:2021-01-05 15:29:36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揭秘:魏忠贤死不死和大明不灭有什么关系?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魏忠贤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大明天启皇帝朱由校据说是一位非常喜爱做木工活的人,每每当他沉浸在木工活中不能自拔时,国家的政事便有自己的亲信魏忠贤一一代劳,他少有过问。

但是,当我们打开《明熹宗实录》阅读时,却很轻易的发现这位皇帝在文华殿讲读的记载比比皆是,对军国大事、财政税赋亲自发表议论更是不绝史书。

民间的传言和当时的私人笔记描述的木匠皇帝,与史料记载的情况大相径庭,探究其原因,或许和天启临终之前传位他的弟弟崇祯并嘱咐说魏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有着重大关系。

魏忠贤出身清苦人家,在一次狂赌中输得一干二净,自知再没有翻身的可能性后,他一咬牙挥刀自宫,入京当了太监。随后,在后宫摸爬滚打多年,终于天启皇帝朱由校登基后,成了最受皇帝信任的人,他的个人意见在国家的政事敲定与否上有着重大的影响。

明代宦官参与政事军事先例颇多,郑和、王振、刘瑾、冯保都是可以在左右大事的人物。

不过,在明代的文官们看来,对政事的决定权在于文官集团与皇帝两方,文官集团提出计划与建议,皇帝在内阁的帮助下决策与拍板。宦官最多只能是为皇帝代笔而已,没有资格参与。

于是,誓死捍卫当前权力的文官集团,与最容易成为皇帝的代言人宦官集团,双方为了权力结成了天然的死对头。

双方在皇帝的眼皮下,争权夺利不可开交。因为正常情况下,皇帝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所以双方积极向皇帝靠拢,以最大限度取得君王的支持。政治斗争残酷异常,失败的一方不仅自身命丧黄泉,全家全族丧命也是屡见不鲜,能得到皇帝的信任与支持往往是斗争胜利的关键所在。

无形之中,皇帝通过权力的平衡得到绝大多数听话与忠心的臣子。

上述这段“皇帝、宦官、臣子”的三方关系,便是天启临终嘱咐弟弟崇祯魏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的深刻解读,可惜天启没有时间一一解释,而崇祯也一时没有领悟。

明朝后期,土地兼并严重,富者愈富,贫者愈贫。朝廷之上左右两班站立的不仅仅是大明朝的文武百官,也是全国大地主大富商的代言人,更有的人本身就是大地主。

官位与功名在身,他们便有办法或正规或不正规地避开国家税收,结果就是无权无势的下层人民纳税负担愈来愈重,而最后的结局往往就是官逼民反,一个没落的封建王朝被无数人民的尸体所湮没。

在这样的情况下,魏忠贤的作用开始突显出来。

魏忠贤上台后,得到了天启皇帝的信赖与支持。魏忠贤既是出身清苦人家,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痞无赖,据说他曾因为赌债而将妻子女儿抵给债主,自宫入京做宦官不仅仅出于此生再无翻身机会的绝望,也是躲避债主追债的一种手段。

这样的人品,自然很难指望他得权之后为国家做出真正意义上的贡献。他那利用特务机关对反对自己政敌的残酷迫害,还有巧立名目肆意新增的税收都是他遗臭万年的铁证。

但就是这样的恶人,他作恶的间接结果却是天启一朝国家行政机关些许恢复了高效运转。

自媒体篇幅不宜过长,下面简单分析一二

自万历“争国本”事件后,又历经短命泰昌皇帝1个月的统治,到天启登基。这个时间段,文官集团大有盖过皇帝自身的势头,虽说不至于到随意更换皇帝的地步,但是他们严格要求皇帝一言一行必须符合文官集团的意愿,如果皇帝没有按他们的意愿行事,便有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向皇帝压下。

万历皇帝想立自己喜爱的儿子为太子,被文官集团否决。相册封自己喜欢的女人为皇后不能,退而求其次封为贵妃也是磕磕碰碰。

如果上述两件事,还是因为有政治因素掺杂在内,那么万历皇帝想为太后修葺宫殿遭到文官集团否决,并被指出贤明的君王应该爱惜民力,而不应该这样的浪费,则是对皇帝彻彻底底的道德绑架。

因为文官集团们这边上书要求皇帝无欲无求,全心全力扑在政事上,这边他们自己府邸却是雕梁画栋,极尽奢华。

而魏忠贤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局面。

为了权力,他极力讨好皇帝打压政敌,明朝特务机关在他的掌控下进入了一个辉煌时期。绝大多数文官们并不像他们表面上那样公正廉明,他们背后的脏事往往是特务机关抓捕下狱绝好的借口。

一只敢对主人呲牙的恶犬,现在遇到了另一只更凶猛的恶犬,它除了掉头向主人祈求援助,在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另一只更凶猛的恶犬也是主人所养,都住在一个家庭内,它没有办法躲开这条更大的恶犬。

于是,“皇帝、宦官、臣子”的三方关系难得回到平衡,国家政事不再是一家独大,其他两方暗地里生闷气,使绊子的局面。

得到了权力,金钱便是下一个目标。之前的税收因为特权阶级有正式或不正式的理由避免,所有借用国家名义巧立针对富人阶级特权阶级的税收,便是“九千岁”魏忠贤敛财的重要手段。

特务机关血腥与残忍的手段,让所有被纳入新税征收范围的富人阶级特权阶级心惊肉跳,不敢做过多的反抗。

新税的征收魏忠贤自己不可能全部中饱私囊,于是一部分税金不可避免的流入国库,作为新增的税种,这自然是国家新的收入。

饱受魏忠贤迫害的文官集团虽然没有能力做暴力上的对抗,但是他们武器却是书本与笔墨,在一些人的发泄似的记载下,天启皇帝成了一个目不识丁终日沉醉在木工活上不能自拔的昏君,尽管真实情况很有可能只是天启皇帝这个青年人对精巧的木质工艺品比较感兴趣罢了。

至于魏忠贤,他本身就是不是一个好人,只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他的主观行动间接上改善了国家的政事,尽管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回收茅台酒价格

火焰检测器

气动清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