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铝塑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ap铝塑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华集团被举报员工做价套利致国资损失9亿-【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09:05 阅读: 来源:pap铝塑片厂家

神华集团被举报员工“做价”套利致国资损失9亿

6月5日,一艘停在黄骅港装煤的“神华503”船舶将在晚上十点出发,将载满7万吨的煤运到扬州。半年前从此处运向浙江的四船煤的质量却遭到了几个贸易商的质疑,随后他们举报这些批次的高热值煤被弄虚作假以低热值煤销售。

4月1日,一份由近十家煤炭贸易商联合举报的材料被送至国家信访局、国家质检总局和神华集团。这份材料揭秘了煤市黑金链,即部分贸易商买通神华员工“做价”套利。

距离这次举报不法贸易商内外勾结违规操作、买通神华集团内部员工套利的事件,已经过去近两个月。这期间,神华集团与国家质监总局的人员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宁波市经侦局也介入了调查。

6月5日,神华集团公布了调查结果。该调查结果在目前已上报国务院国资委。神华集团纪检监察部副主任兼销售集团纪委书记邢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进行了详细的情况说明,他称:“目前多方调查的结果表明,神华集团黄骅港不存在高热值按低热值煤销售的情况,也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9亿元和相关人员被行贿近1亿元"的情况。没有证据证明神华黄骅港煤炭装船业务存在系统性缺陷,业务环节不存在有机可乘的明显漏洞。”

在调查期间,被举报的浙江华邦燃料有限公司几次向媒体声明该举报并不属实。4月12日,华邦燃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来一份以公司名义起草的严正声明,声明中称“举报信内容严重失实,现已严重影响了公司正常经营活动,并给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而与此同时,熟悉此次举报情况的知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举报事件揭开了煤市潜规则的冰山一角,举报公开之后,不止与举报相关的各方煤炭贸易商的业务受到了影响,可以感觉到的是,市场虚假操作明显减少,全国质监机构也在进行自查。”

调查组:不存在“做价”可能

4月1日,举报人称有不法贸易商买通神华员工和第三方检验机构,通过造假手段,购买神华煤套利。此事引起了神华集团的重视,随即成立了调查组。

据神华集团纪检监察部副主任邢仑介绍,调查组重点调查了黄骅港煤炭装船组织环节和采样制样检验全过程的内控制度、流程的建立和执行情况,分析比对黄骅港进出港煤炭的煤质情况,并对网上举报的四船煤质量检验的详细情况进行了核查。

神华集团黄骅港装船煤业务涉及神华销售部门、煤质资源部、调运协调部、黄骅化验室、黄骅办事处和神华黄骅港务公司,涉及销售计划、装船、采样、制样、检验等五个环节。

“黄骅港自动化程度高,人为操作环节少,主要质疑在化验环节上。”神华销售集团公司调运协调部主任高智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装船阶段的化验环节是煤炭销售质量管控的关键环节,其化验结果也是销售结果的依据,装船化验分为神华销售集团内部化验和第三方检验两部分。整个过程都有视频监控,检验各环节都不可能对系统内的数据进行更改。”

根据调查组的调查结果,神华集团黄骅港不存在高热值按低热值煤销售的情况。根据黄骅港数据,黄骅港2013年全年的进港动力煤量是12538万吨,平均热值是5248千卡/千克,出港动力煤量是12728万吨,平均热值为5199千卡/千克。“进出港动力煤热值相差49千卡/千克,低于国家规定标准,黄骅港煤炭进出港数量和质量是均衡的。”邢仑说。

“神华对港口库存的煤炭会定期进行盘点,如举报所述每年有多达3000万吨高热值煤通过弄虚作假被检验成低热值煤的情况属实,这必然造成盘点时库存高热值煤炭大幅减少、低热值煤炭大幅增加。实际上,神华集团多年来在黄骅港各品种煤炭进出港与库存的账实都是相符的。”他进一步说明。

不过,调查组在对所举报的四船煤的留存煤样进行复检后,无法确认举报材料中关于检验结果有的比神华出港煤检验结果高近500千卡/千克的情况。“煤炭装船出港之后,即交由用户管理,后续的转运、煤炭采样、制样和检验等都不在神华的管控范围之内。”多位神华销售集团公司和黄骅港务公司的人员如是表示。

另据了解,4月12日至14日期间,国家质检总局派出四位专家对举报内容的业务原始资料进行检查。在有专家组成员签名的检查意见报告中显示,专家组认为,黄骅港装船煤的检验报告结果真实,人为作假、舞弊的可能性极小。

华邦否认行贿但业务受影响

除了举报高热值煤被弄虚作假以低热值煤销售外,举报人还提到,每年神华黄骅港装船量为2亿吨,其中至少3000万吨是通过“做价”模式流向市场,以每吨至少损失30元计,每年国资损失近9亿元。其中约1亿元以上现金以返佣或好处费形式留在黄骅港运销、港口和第三方检验机构人员处。

调查组人员表示,没有发现举报所述“神华集团国有资产流失9亿元和相关人员被行贿近1亿元”的情况。

“我们在5月6日和8日先后两次向举报人了解情况,举报人承认,对于黄骅港每年弄虚作假流向市场的煤3000万吨,是由举报人对浙江华邦燃料有限公司等单位的年销售量揣测出来的,没有证据支持。”调查组成员说。

随后一周,神华集团纪检组联合国资委监事会在5月14日向华邦燃料总经理张一鸣了解情况。张一鸣称:“无法做手脚,也没有向神华集团相关人员行贿。”4月中旬,张一鸣也在两次电话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极力否其行贿一事。张一鸣曾为黄骅港务公司值班主任,2013年3月离职。也是这一身份,被举报人员质疑其存在操作“做价”可能。

据记者掌握的相关材料显示,华邦燃料通过大唐山东电力燃料有限公司和华电煤业集团运销公司以及中能燃料配送有限公司采购神华煤。不过通过这些渠道采购神华煤都是由山东能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出面垫资。

熟悉此次举报情况的知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如果没有山东能源帮它垫资,华邦做不大,不过举报事件之后,山东能源已撤资不与华邦合作了。”而对于此事,山东能源并未回应。

崇左西服订制

伊宁工服制作

云南定制工服